街枍

学生苟(›´ω`‹ )告诉mafu我爱他(⑉°з°)-♡

【そらまふ】そらまふ的第五人格

【街枍】そらまふ的第五人格

★☆甜甜圈(ˊ˘ˋ*)☆★
★☆OOC有修改部分规则☆★
★☆不想当声优的唱见不是好实况主☆★
★☆我永远喜欢そらまふ☆★




       そらる追赶着面前的求生者一脸冷漠,钩子一甩就把对面的求生者拉了过来。そらる按着攻击键一边发出啧啧啧的声音,这个鹿头还挺好用的……

       *大获全胜*四个大字出现在眼前的屏幕上,そらる的段位已经到了最高,他觉得自己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了,毕竟只用一天就刷到最高段位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但是电话铃声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そらるさん!陪吾玩一盘第五人格!”

        电话里是熟悉的软的要死的声音,そらる总是控制不了自己沉迷于那个声音,他的まふまふ永远都是那么可爱w

        “那好吧,不过你先等我一下。”そらる重新打开游戏啪嗒啪嗒又肝了好久。

       “そらるさん吾都要长蘑菇惹(°ー°〃)”“そらるさん好了么么么「(゚ペ)”“そらるさん你在不来宝宝就不高兴惹o(´^`)o”……

       终于在まふまふ小声bb了30分钟后そらる终于肝完了,但他到底也没告诉まふまふ他肝出了个什么。

        后来匹配了一局游戏,そらる玩的监管者,まふまふ玩的求生者。

       “啊!”开局就有预警心跳真是下了まふまふ一跳。【害怕】(ままふふ版)まふまふ下意识在床上抱紧了白色的てる,心脏扑通扑通跳着,可不能被そらるさん嘲笑啊!

       まふ毕竟还是个萌新,他操纵人物在一片空地上蹲着行走,我看不别人别人也看不见我wwwまふ觉得地上的红光是系统来给他引路的,因为那红光一直在跟着他走但是不知为何预警心跳还是那么强烈。

       そらる觉得自己快要笑傻了,这是没好好看新手教程还是萌新萌的太可爱了www他的まふまふ就在他面前蹲着,一点一点的向前磨蹭也不回头看一下,そらる知道所谓红色的光是监管者的视野,求生者看见红光都要慌忙逃走的,不然就会被抓住,然后淘汰。但是护妻狂魔そらる不会这么干的,真正的游戏现在才开始~

        监管者杰克从迷雾中现出原形,抓向面前柔弱的求生者,一击得手。恐惧震慑了慌乱中的求生者,求生者失去了逃跑能力被监管者抓住。

       まふ操纵的角色图标上出现了气球拴着的人,就算是没好好看新手教程的まふまふ也明白这是被抓住了该被绑上气球被怪蜀黍そらる带走惹。まふまふ轻轻捏了下てる,嘛!怎么可能会是吾太菜了!明明是……这个地图不好!对!地图不好!

        そらる一脸坏笑的握着发烫的手机,点了抓人的键,但抓人姿势并不是绑上气球而是公!主!抱!

        萌新まふまふ表示并不会怎么挣扎,只好被そらる抱着绕着地图跑。不远处的前面是一个清晰的轮廓,まふ知道那是他的队友。队友救我嘤嘤嘤QAQ他看见そらる突然放下了他去拍那个队友了,まふまふ看到そらる走了想也不想直接跟着そらる的方向跑去,然后他看见了被绑在狂欢之椅上等着倒计时结束被淘汰的队友……

        哇吾的队友太坑了!(°ー°〃)反正不是吾的错,嘤嘤嘤不是吾(°ー°〃)

       然后そらる又一次抓住他公主抱着他就这么站在队友面前,まふ看见频道中队友发的拒绝狗粮从我做起和mmp我可是单身狗保护协会的……然后队友飞了。

       第二个队友是在柜子中被揪出来的,そらる知道还有一种淘汰对方的方法是放血而死,然后そらる就抱着まふまふ在一旁一脸愉悦的看着求生者一点一点的残血,当求生者认为我不会就这样轻易的狗带时再上去拍一巴掌,然后第二个队友一边发着我要向单身狗保护协会申请保护呜呜呜你们虐狗你们欺负我单身……一边就这样被淘汰了。

       そらる现在的心情特别好,好到可以出门抱着まふ跑十圈,他就是要秀恩爱就是要虐狗,看见没这是我老婆他叫まふまふ是全宇宙最可爱的天使,他是我的我一个人的谁也别想抢!

       最后一个队友被そらる抱着まふまふ满地图追着跑,そらる好像没有淘汰这个队友的意思,但是花式秀恩爱就能让他成为そらまふ爱情的牺牲品,在被そらる公主抱まふまふ追着跑了地图五六圈之后そらる还是让这个生不如死的队友跑出去了。逃离两个淘汰两个是平局呢,そらる要多方面护着まふまふ。

      地窖是求生者的第二个出口,逃出去就算逃离了。そらる抱着まふまふ去找地窖,路过红教堂时还不忘抱着まふまふ走了好几遍红毯,最后把他带到地窖口送他出去了。

       *平局*

       まふまふ觉得这盘游戏自己什么都没做……但是他此时脸红的像个熟透的小柿子,まふ轻轻哼了一声把头埋进了てる的怀里。

       そらる接到まふまふ不玩惹的短信后轻轻笑了,他能想到此时可爱的小天使在害羞的样子。

         呐~まふまふ,虽然我在游戏中放过了你,但现实中我会抱紧你一辈子,绝对不会放手的☆






【そらまふ】七日(1)


七日(1)

%先写的开头变成了结局的然后整个文都乱惹,所以刀改成了糖hhhhh

%前面有些短小呢啧啧啧୧( "̮ )୨✧ᐦ



月曜】

     “呐~呐~そらるさん,再给まふまふ买个苹果糖吧www”白毛团子扑进了そらる怀里一个劲的蹭着,在そらる眼里他此刻就像一只长尾巴的小奶猫。そらる无奈的拉开了怀里的白毛团子,答应着他好吧好吧,语气虽然冷漠,可眼里漏出来的却是极其的宠溺。

 
      “そらるさん!”怀中的人突然窜起来激动的拉着そらる的手,指着天空中开出的花火,完全不管自己脑袋磕疼了そらる的下巴……

       日本的花火祭,热闹的节日,但そらる和まふまふ是在家里和游戏度过的,そらる从网上给まふまふ买了苹果糖,两人玩累的时候就抬头看看夜空中绽放的一朵朵花火。

       そらる现在躺着沙发上一手揉着身上看电视的白毛团子一手操控着电脑。怀里的まふまふ突然有些不安分的扭动,在そらる的怀抱中翻了个身仰头看着他坏坏的笑着。そらる回过头来尽力止住想要喷涌而出的鼻血与那个小脑袋对视。

    
       “啪叽啪叽!”软软的小手捧起了そらる的脸,捏面团一样的揉着,捏出各种这不そらる的样子。そらる没有阻止怀中人的卖萌,紧紧的搂住他,不让他从身上掉下去。

      
         |・ω・`)那个白色的小脑袋见そらる没阻止自己反而得寸进尺,在そらる脸颊上像猫舔牛奶般轻轻舔了一下。“!”そらる把まふまふ举高高,然后使劲与自己贴在一起,舌尖品尝他柔软的唇瓣。

       “最喜欢そらるさん惹!”そらる隐隐约约听见满脸通红埋在他怀里的小脑袋嘀咕了一声。

        我当然也最喜欢まふまふ了~





【そらまふ】神樣1

真的会有后续,病名懒癌

到底怎么排版…

Machin一如既往的ooc

ヽ( ̄ω ̄( ̄ω ̄〃)ゝ


       “伟大的神sama降临于此!愚蠢的凡人,快来膜拜吾吧!”

       そらる看着这个刚刚还不知道从哪掉下来突然就摔在自己手上大喊屁股疼翅膀疼的白毛团子...一脸懵b。

       “凡人?你咋惹?”白毛团子试图与そらる面对面交流,于是煽动一下小翅膀但是摔伤了飞不起来。团子又试了一会儿后果断的从そらる的手上爬向了他的鼻子。

       “......”そらる从没见过这样的神樣,在他的想象中,强大的神樣应该是......嗯......看到这样的神樣已经想象不出来了。

       そらる轻轻捏起了白毛团子的衣服,把他提了起来,团子轻轻的,没什么分量,就是有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吾怕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愚蠢的人类快放吾下来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团子没有挣扎,反而紧紧的抱住了そらる的食指,一边高分贝的大叫一边在そらる的手指上抹了抹鼻涕。

       そらる看到神樣这个样子不住的笑了,他慢慢的把神樣放回左手上,用指尖点了点他的脑袋。

        神樣摸了摸自己的小脑袋、屁股,翅膀......嗯,都没事,然后神樣站了起来,做出一副很严肃的样子:“阿诺,<(`^´)> 听好了,吾是最伟大的神まふまふ!吾看上你惹,吾也知道你叫そらる。所以!所以......和吾缔结契约!”小小的神明插着腰盯着そらる,眼里像闪着星星。神sama在等待着そらる的答案。

       “那你怎么能证明你是神樣呢?”そらる表情像只狡猾的老狼,他把まふまふ放在写字台上“如果我想要最新款的游戏机,你可以满足我么~”

       老狼的尾巴在甩阿甩啊甩。

       “这有什么难的( ͡° ͜ʖ ͡°)✧哎嘿,变!”

       一只正在打游戏的鸡

       “......”

       “这是世界上最聪明的鸡,它会打游戏!”

        そらる表示好难受,真的心好痛,不是因为まふ团子变出的莫名其妙的鸡,而是因为这只莫名其妙的鸡竟然玩通了他打了一个月也过不去不得已氪金也过不去怎么着也过不去的游戏。そらる不想要游戏机了,他的心在滴血。

        “凡人和吾缔结契约吧!”まふ从写字台上飞到了そらる身边,小小的翅膀像拥抱一样围住了そらる,当然只能围到一点点。まふ抬起头,变出一份快递单一样的东西,是そらる认识的快递单的大小,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契约的内容【神明まふまふ与凡人そらる同意缔结契约,此后神明まふまふ可以满足そらる的三个愿望。そらる则要信仰神明まふまふ,不可背叛。】单子上还有两个人,不,是神樣与凡人的签名,凡人后面的一栏空着。

       这个快递单充满中二气息......そらる突然想起了电视上老奶奶被骗保险费的场景……啧啧啧,反正三个愿望不要白不要,そらる刚一碰到快递单,自己的名字就已经出现在签字栏后。那老奶奶被骗的感觉再度涌来。

       “很好,凡人!”可爱的小团子笑着,变成了正常少年是模样,白毛,红瞳,条形码,垃圾袋(!?)墨镜,烟斗,杀马特,非主流(bushi)!刚刚变成“人类”的神樣很满意现在的样子,转过身拉起そらる的手说带吾去游乐场!80岁老年人家里蹲そらる嘴上说游乐场在这边手上却把人往家里拐。特殊的占有欲在心中驻扎:这么可爱的神樣,虽然有点麻烦,但是,你是我一个人的了。



【そらまふ】一百层的勇士之塔

そらるxまふまふ

一百层的勇士之塔

emmooc     新年快乐米娜桑,新的一年也要为mafu打尻呸打call哦(⑉°з°)-♡

我到底在写什么QAQ  水水水

我真的有分段...

そらる视角:

       そらる摸摸自己标志性的恶魔尾巴
和头上的恶魔角,明亮的眼神渐渐暗下
来。emmm恶魔可以触碰幽灵的对吧,那个白色的小幽灵那么可爱,柔软的白毛看上去就手感好好的样子,白白的脸蛋鼓鼓的,嫩嫩的,还泛着淡淡的粉红色。中二的条形码看上去也好可爱……そらる把双手紧紧的扣在一起,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喜欢那个稀里糊涂闯进来的小幽灵。这里几乎每天都有来访者,但那些花里胡哨的家伙そらる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他们。这里可是一百层的勇士之塔,幽灵们修仙(!?)的地方,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幽灵能到达一半的层数。所以他,そらる,已经觉得自己一天一天无聊的越来越像个老头,咳咳咳,80岁老そ什么的……黑历史あああ。作为勇士之塔第九十九层的恶魔,他几乎是塔里最厉害的守护者了,也是幽灵们的克星。虽然そらる也不知道第一百层的守护者是谁,但第一百层的守护者从未露面,所以そらる已经够资格成为这里的老大了。

       啧啧啧……成为新世界的王什么的才不重要呢……好想摸摸那个软绵绵的小幽灵 ∠( ᐛ 」∠)_


まふまふ视角:

       “耀西!只要通关了一百层的勇士之塔就能找回てる了吧!哎哎哎这个塔看起来好阴森あ……emm还那么高QAQ”(瑟瑟发抖)“最后一关是不是信仰之跃什么的(゚o゚好吓人的样子emm如果是的话那还是不要てる惹(º﹃º )”“等等!要是救出了てる以后就再也没人会嘲笑まふまふ胆小了!まふまふ要像他们证明まふまふ一点都不弱!才不是什么怪异的魔鬼……”泪水已经在眼眶里转圈圈了,まふまふ用小脏手揉了揉眼睛,又在自己洁白的幽灵袍子上抹了抹。

       就在昨天晚上,一群‘好心人’装出惊恐的神情在まふまふ窗户下使劲仰着头喊まふまふ:てる被恶魔带走了,带到了森林里那个很高很黑的塔上。一般的小幽灵一听到‘恶魔’的名号就害怕的不行,但是まふまふ从未出过门,也没有朋友,天生的白毛使他被当做异类看待,平常和他说话的人总是带着嘲讽的语气,他只能天天趴在床上和唯一的亲人てる聊天,真不知道没有てる的日子该怎么过呢……于是这天晚上他是在对てる的友情和同伴无理的‘白毛怪物’叫声中逃去勇士之塔的。


そらる视角:

        这是我今天第二次看见他,那个白色的小幽灵,我尝试着去触碰到他,却走不出九十九层的结界。他很厉害,已经来到第二十层了,前面几层的守护者趴在地上装死装的很好。其中笨坂一看见小幽灵露出的小脑袋就看见核弹一样抱头卧倒,这货差点就露馅了哎!没错,1到98层的守护者我都买通了,废了我攒了几年的棒棒糖......但是我留了一箱给那个小幽灵。如果他可以一直陪着我的话......我就去把那几箱棒棒糖抢回来!就这么定了。

        そらる得意的抖了抖自己的恶魔尾巴眼睛直直的盯着跟遛弯儿一样一层一层转悠的小幽灵。

まふまふ视角:

        第五十层的狸猫好好哦ε٩(๑> ₃ <)۶ з请我吃棒棒糖还和我一起打游戏www不知不觉已经走过一半了啊。明明一点儿都不难呢,还是因为我太厉害惹(۶ᐛ )۶那是当然了!まふまふ可是这一代最厉害的大魔法师!wwwwwwwww(银gang铃般的笑声)

        什么!还有电梯!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强行跳过)

        滴。第98层。

そらる视角(我没有水没有水):

      【 そらるSAMA!】【?】【看这个】【...】一只luz面无表情的给そらる递上一个白色的晴天娃娃,そらる觉得这个娃娃哈喇子都要流地上了(梗)。【这啥】【まふまふ的てる】【那个闯进来了小幽灵?】【是。】luz面无表情的走了,一只笨坂又窜出来【报告大王!报告大王!那孙悟空(呸)まふまふ已经来到99层啦】【你怎么上来的!】【坐电梯啊( ´・ᴗ・` )】【哪来的电梯!】【大王一个月前在层里打游戏时按的】【我为什么不知道!】【因为大王通宵打了一个月啊( ´・ᴗ・` )】【( ´・ᴗ・` )】【( ´・ᴗ・` )】【( ´・ᴗ・` )】【( ´・ᴗ・` )】

       “咚咚咚”清晰的敲门声猛然响起,笨坂叫声来啦就要去开门,然后そらる把他丢回了二十层。



【阿诺,有人吗?】そらる看着白色的小幽灵,躲在暗处,他觉得他的脸此刻红的像柿子。【有人吗?】まふまふ双手拉着衣摆嘟着嘴问。【没人阿不对有!】T^T←某人傲娇的内心【你,你愿意留下来么?】【啊咧?】这么快就直奔主题,他不会接受的吧...果然么...そらる看着小幽灵脸上奇特的表情...软软的...甜甜的...红红的...(什么东西)他突然伸手抱住了小幽灵【我喜欢你啊!能触碰到你真的是幸福呢!我知道你叫まふまふ了!まふまふさん!留下来陪我吧!不会孤独的呢!】

       【てる...】まふまふ嘟囔着。そらる从他身后掏出了晴天娃娃和一个超级大的棒棒糖。然后まふまふ说てる也可以一起过吗?【当然了。】那太好惹!我就可以留下来喽!你叫什么名字ˁ⁽͑ ˚̀˙̭˚́ ⁾̉ˀ ⁼³【我叫そらる】呐そらるさん我也喜欢你哎ε٩(๑> ₃ <)۶ з还有棒棒糖么ε٩(๑> ₃ <)۶ з

      【当然了!】话音刚落,一百层的勇士之门打开了,里面是一个天台,是整个勇士之塔与世界相接的地方,那时烟花正在天空绚烂的绽放,世界的最高处,勇士之塔的顶层,两个拿着棒棒糖的恶魔在天台坐着,一个在静静地看着烟花,一个在痴痴的看着另一个。

       まふまふ变成了恶魔,他也有标志性的恶魔角和恶魔尾巴,他的法杖是一个超级大的棒棒糖还有守护神てる,他是勇士之塔一百层的守护者,是そらる抬头就能看见的小恶魔。

      

【そらまふ】如果まふまふ变成了……

そらるxまふまふ
如果まふまふ变成了……

OOCooc

大晚上打死也不写作业系列

越写越放飞自我,不会分段qwq请自动无视掉第一段的高音水壶QwQ




       这天早上,そらる是被烧开水的声音吵醒的。当老年人そらる一脸黑线的准备钻回被窝接着睡觉时,烧开水的声音又响起来,老年そ昨晚并没有烧开水,所以一大早上就发出闹心声音的就只有熊孩子まふまふ惹。于是老年そ大喊了一声まふまふ!结果烧开水的声音更响了……老年そ忍不住从床上爬起来捂着耳朵直奔まふまふ的房间。床上并没有人,只有一只てる在对着そらる傻傻的笑着。そらる又来到厨房,啪的一声推开门,然后看到一个纯白色的水壶一边喷着水蒸气一边滴滴的叫着,白水壶也听到了そらる的推门声,烧开水的尖叫声变得亢奋而有韵律。そらる看到水壶的盖上还有一个黑色的条形码,他好像知道了什么……(吾可是看过剧本的男人!)最后そらる回到自己的房间倒头便睡……

      そらる把自己蒙在被子里一个上午,不过一会儿他又睡着了,昏昏沉沉的躺着床上,脸因为缺氧微微发红。但是也不知过了多久,冰凉的触感突然代替了二氧化碳造成的温室效应そらる有些清醒了,他觉得自己在床边露出的手上有个毛茸茸的东西在跳来跳去。emm有点像鸡毛掸子扫床的感觉……そらる困倦的缓缓睁开眼睛,蓝色的瞳中融如水雾般朦胧。空闲的右手揉了揉眼睛后迅速的捏起在自己左手上玩蹦床的小家伙,小家伙在そらる的手指间挣扎,还用小爪子一下一下的拔了他的手指。像挠痒痒一样……そらる想。そらる轻轻拎起这家伙一看又差点丢到地上。emm……一只白毛的花栗鼠,红色的芝麻粒一样的眼睛,还有鼓鼓的脸上被白毛覆盖着的条形码……最重要的是,花栗鼠就花栗鼠吧,为什么还要带个宇航员一样的头盔a!そらる的心在咆哮,小小的松懈让まふ花栗鼠“占领”了他的手,老年そらる一脸无奈的看着まふ花栗鼠从他的手上爬到肩膀上,又滑滑梯似的滑下来。当然そらる肯定会一边对まふ花栗鼠说教他的调皮一边用另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护着他不让他摔下来(´。・v・。`)

       そらる的下午是在花栗鼠的黑暗统治中度过的,虽然很麻烦,但是他一直陪着他,看着阳光洒在小小的花栗鼠身上,把他一身柔软的毛从白色染成金色。そらる觉得只花栗鼠哪里都很可爱(至少比开水壶可爱QwQ)但就是不肯摘下中二的头盔。晚饭时间到了,そらる去厨房准备晚餐,他特意把まふ花栗鼠放在了自己的枕头上(因为まふ花栗鼠第一喜欢在そらる手上跳第二就是他枕头上(「・ω・)「)结果そらる做完饭回来发现一只自称大魔法师的小幽灵。aaaaaaaaaaa现在そらる内心是崩溃的小幽灵只是有了个人形的样子,但是他一直在そらまふ同居的房子中飘来飘去还不停的威胁そらる说再不和他签订契约他就变成一个炸弹把そらる所有的游戏炸掉!そらる的黑线更深了,他拿了一根线拴气球一样栓住了小幽灵然后另一头拴在自己的腰上。现在まふまふ就跑不掉啦,也不能再变来变去了!そらる用勺子盛了一大勺まふまふ喜欢吃的菜来喂他,但是三岁的小幽灵还是吵着要和他缔结契约。“知道啦!我答应和你缔结契约啦快来吃饭!”“そらるさん终于同意啦,まふまふ可以满足そらるさん一个愿望哦(´-ω-`)”“别闹了快来吃饭。”そらる拉了拉拴在まふまふ的绳子让他漂低点,兴奋的小幽灵再激动一下就要撞到天花板了。然而まふまふ不满的撇撇嘴<(`^´)> :“拜托そらるさん先和まふまふ说そらるさん的愿望是什么!”“麻烦死啦,我的愿望是……”“等一下そらるさん!愿望让别人听到就不灵啦”“……好了。”(不是你说要实现我愿望的么……)“吧唧そらるさん!”老年人そらる呆呆的看着小幽灵まふまふ在他脸上啄了一口就从他眼前消失了。他扭头拉拉腰间的绳子,绳子还在,不过另一头死气沉沉的拖沓在地上。突然觉得好后悔啊!早知道你会消失打死我也不会许愿望的。

        そらる晚饭一点也没吃,小幽灵まふまふ消失后他就在椅子上呆呆的坐了好久。只有听到细微的一点点动静そらる都会立马冲过去,但是那白发红瞳的少年却再也没出现过。そらる最后一次从まふまふ房间出来后回到了自己床上。他不开心的时候都会用睡一大觉的方式来解决。如果明天まふまふ就能回来了呢,哪怕他再变成什么奇怪的东西也没关系的,我下次一定不会嫌弃他麻烦,不对,我永远都不会嫌弃他的!そらる睡着了,梦中的他有时眉头紧锁,伸出双手仿佛想要抓到什么。“まふ……まふまふ……”睡梦中的人呢喃着。“嗯,在呢。哎,そらるさん被子都没有盖好唉!そらるさん还说我像个小孩子总需要他每天晚上给我盖被子<(`^´)>そらるさん明明自己都没有盖好吗!哎等等哇啊吾的てる怎么会在そらるさん这里啊!そらるさん请松手啦放开吾的てる!!!a!aa!aaaaaa!终于拔出来了(๑>ڡ<)☆ 嘿嘿嘿(º﹃º )吾的てる!”“你很吵唉……”睡梦中的そらる被まふまふ拔てる用力过大摔地上的声音吵醒。“<(`^´)>”然后まふまふ抱着てる钻进そらる的被窝里,而后者则紧紧的搂着他就像抓住了最珍贵的大宝贝。“そらるさん轻一点啦てる说你抱太紧啦!”“哼唧(o ̄Д ̄)那就不要它了,まふまふ有我一个就够了!”emm怀里的まふまふ是不是熟了?怎么这么烫?

(((*°▽°*)八(*°▽°*)))♪笔芯笔芯

当你有一个大角虫爸爸为你庆生QwQ